2022年12月08   星期四    站内搜索
字号大小:
0

在“韩国文学大奖作品”中走过“三幕式人生”

2022-11-03 22:41:14    作者:消费时报网
核心摘要: 2022年10月28日,接力出版社于韩国文化院举行“在细腻的思绪中寻找自我——‘韩国文学大奖作品’品读会暨《愿》新书发布会”,以创新的“人生三幕剧”形式,向读者展现畅销成长小说《愿》、《82年生的金智英》作者赵南柱成名作《晚安,高漫妮》,以及豆瓣9.1分韩剧《我是遗物整理师》同名原著中饱含的细腻情感,在两个小时的活动中带领读者经历“温暖的一生”。

2022年10月28日,接力出版社于韩国文化院举行“在细腻的思绪中寻找自我——‘韩国文学大奖作品’品读会暨《愿》新书发布会”,以创新的“人生三幕剧”形式,向读者展现畅销成长小说《愿》、《82年生的金智英》作者赵南柱成名作《晚安,高漫妮》,以及豆瓣9.1分韩剧《我是遗物整理师》同名原著中饱含的细腻情感,在两个小时的活动中带领读者经历“温暖的一生”。

《愿》
点击图书封面可直接购买
出版社:接力出版社
作者:[韩]白温柔
出版时间:2022年10月

时值深秋,“温暖”成了最具诚意的馈赠。

10月28日,接力出版社于韩国文化院举行“在细腻的思绪中寻找自我——‘韩国文学大奖作品’品读会暨《愿》新书发布会”,以创新的“人生三幕剧”形式,向读者展现畅销成长小说《愿》、《82年生的金智英》作者赵南柱成名作《晚安,高漫妮》,以及豆瓣9.1分韩剧《我是遗物整理师》同名原著中饱含的细腻情感,在两个小时的活动中带领读者经历“温暖的一生”。

其中,《愿》为“韩国文学大奖作品”系列新书,不仅获得了韩国创批青少年文学奖、今日作家奖,还受到中日韩多位心理医师、教育专家的推荐,2022年入选由国际儿童读物联盟中国分会(CBBY)、国际儿童读物联盟日本分会(JBBY)、国际儿童读物联盟韩国分会(KBBY)联合发起的共选图书项目书单。

《愿》是作者白温柔的处女作,在韩国上市两年,销量突破70000册,由《愿》改编的舞台剧在韩国热映。白温柔也被称为“韩国版的萨莉·鲁尼”。

活动现场

活动现场,作家笛安、《三联生活周刊》记者孙若茜,以及公众号GoodbyeLibrary主理人叶叶(韩国文学作品资深读者)作为嘉宾出席。

在谈到活动主题时,笛安认为,“细腻”是一个形容词,可以指作家在创作时将人物的思维或情绪处理得特别细腻,让读者能够沉浸到故事中。这是一件自然而然的事,不是作家故意为之,因此也让作品更加真诚和有温度。

孙若茜认为,韩国文学作品擅长处理细小的情绪,并在其中巧妙地处理“自我关系”,故事中的主人公无论是正值青春还是人生即将终结,都在自问“我是谁”,这会让读者在阅读中有诸多收获。

第一幕《愿》:青春的蜕变之旅

高三女生刘愿背负着沉重的“成长加锁”,故事中的她用勇气打开一扇扇心灵的禁闭之门,用友谊冲破一层层童年的禁锢,放下内心沉重的压力,最终获得心灵的救赎。每个读者都可以感同身受地和刘愿一起经历一场救赎,弥补成长中的缺失和遗憾,使内心充满力量。正如这本书的广告语所说,“我们在别人的愿望里长大,在自己的愿望里出发!”

《愿》是韩国畅销成长小说,也是作者白温柔的处女作,在韩国上市两年,销量突破70000册,由《愿》改编的舞台剧在韩国热映。白温柔也被称为“韩国版的萨莉·鲁尼”。

公众号GoodbyeLibrary主理人叶叶

叶叶坦言,在接力“韩国文学大奖作品”中最喜欢新书《愿》,不久前还是学生的她,自己也曾在青春期遭遇“我是谁”“我和身边人如何相处”的问题。

“和父母、同学、朋友的关系出现裂痕,对我们来说就会产生很多的困惑。”她谈道,“我在刘愿的年纪,总是用别人的评价定义自己,一旦和评价自己的人,比如父母,产生矛盾,被父母骂,不仅受伤害,还会对自己的认知产生动摇。”

孙若茜认为,“叛逆”是成人才会想到的词,对于成长中的青少年来说,大概并不觉得自己做的事有什么叛逆之处,他们只是在做自己认为对的事,有些事和家长寄予他们的愿望相悖。而那些看似合理的愿望对于青少年来说,也许反而是牢笼。

笛安谈道:“我认为每个人其实都有类似的负罪感——我好像得到了我不应该得到的东西。每一个小孩,在成长中有时会面临一些非常沉重的东西,比如家里大人会说,为了你我做了哪些牺牲。年轻的生命背负了非常重的恩赐。”

“我觉得成长就是要对自己有一个清晰的判断,可能我自己是70分,别人夸我时不会自傲,被别人说时也不会妄自菲薄,就像刘愿找到自己想要成为什么样的人,对自己有认知的时候,就是一种成长。”叶叶说。

笛安评价,读者可以在故事营造的极端情况里,体会到共有的成长压力,这是很考验作者编故事基本功的,提取很多人日常生活经验的最大公约数,再用具象的极端故事设定和读者共振,这一点《愿》的作者做得很好。

此外,笛安还从作者视角分析了《愿》的作者白温柔真诚的写作初衷。

“我看书先看后记,后记能展现出作者最真实的一面。作者在后记里说,年轻的她是在非常厌恶一个人的情况下创作出书中的‘叔叔’,然后展开整个故事的。不是每个作者都能这么坦诚,这是非常吸引我的一点。”笛安说,“当我们长大后,会发现年轻时让我们喜悦或痛苦的事,很多都是微不足道的,甚至是一个说出来都觉得好笑的事,但对一个少年人的精神世界足够形成强刺激,这个强刺激可能会动摇一个孩子的世界观,在这个过程中就会产生非常旺盛的表达欲。而这一切只有青春期才会有。”

在谈到读后感时,叶叶强调,故事结尾的时候,明显感受到作家把愤怒消解掉了。读者看到最后,会学如何化解生活中的愤懑,内心也会在这个过程里获得一种生命力,治愈很多一直积压在心中的抑郁或伤痛。

“这本书其实是青少年文学作品,我读了两遍,第一遍是以特别成熟的大人视角看这个书,我觉得前面部分有点一般,读到后面我自己被治愈了。它里面的温情和作者的善意,是对读者非常重要的一种正反馈。这个东西能够把作者的恨意消解掉,也可以让遭遇困难的读者获得一种明亮、温暖的慰藉。”叶叶说。

第二幕《晚安,高漫妮》:反思前半生,成人世界的游戏规则

《晚安,高漫妮》是韩国畅销书《82年生的金智英》作者赵南柱的成名作,获得第二届韩国“黄山伐青年文学奖”,入选韩国“2016年世宗图书优秀图书”。简体中文版出版时,除了得到作家笛安的推荐,书评人、编剧史航也做了大力推荐。

和深入人心的金智英一样,高漫妮的人物形象也被作者刻画得鲜活、饱满,和读者产生很深的情感共振。故事中,主角高漫妮的形象通过她对自己成长经历的回忆、反思,立体展现出来的。贯穿回忆始终的是两件事——9-11岁顶住同伴放弃、同学霸凌、起步过晚、家庭贫困等不利条件坚持练习体操,但因自卑、怯懦放弃体操;所处平民区居住条件差,生活触及人类生存底线,暴力拆迁、暴力拒拆等事件。

作为首尔底层市民,高漫妮一家没能赶上经济腾飞的时代脚步,最终卖掉老房离开首尔,但他们仍然像千万乐观的草根组一样,积极地迎接平凡的每一天。

“比起《82年生的金智英》,我是真的更喜欢这位作家写的《晚安,高漫妮》,我喜欢更加强烈的文学性。我一直相信,大部分好的文学作品讲的都是失败者,或者在日常生活里有挫败感的人。文学是天生照顾失败者,关照失落者的。”笛安说,“尽管我很希望高漫妮能获得幸福,但她如果是幸福结局,这个小说就难看了,所以看到结尾我松了一口气,高漫妮还是一个失败者,运气没有降临到她身上,但你会相信未来会有幸福在等着她。一个作品给读者造成这样的困境是成功的,这是作者厉害的地方。”

高漫妮的故事同样打动了身为“90后”的叶叶。“高漫妮遭遇的很多困境和当下年轻人是相通的,她刚失业那天,晚上还是安稳地睡了一觉,第二天骗家人装作没有失业,上班时间正常出门,整个人物形象立体起来,就是普通人的普通生活。漫妮的其他生活和我自己的很多经历是重叠的,让我跟她亲近起来,好像自己也生活在她的故事里,让我关心她的命运。”叶叶说。

作家笛安

笛安认为,高漫妮的可贵之处在于幽默感,反思自己的前半生时,她是一个勇于嘲讽自己命运的女人,自己陷在糟糕境遇里,但依然对生活抱有友善的态度。“我很关心高漫妮,而且认为她会幸福,这个小说结局让我有一种暖意。”笛安说。

孙若茜曾采访过作者赵南柱。“韩国文学作品中关注30岁以上女性的不在少数,金智英、高漫妮,还比如《素食者》中的英惠,她们的困境如出一辙,但作品中金智英妈妈、高漫妮妈妈,她们遇到的问题好像并没有这些‘80后’‘90后’严重。我曾问赵南柱这是为什么。”孙若茜说,“得到的回答是,因为‘80后’‘90后’身处的时代对于争取性别平等有了更完善的制度,也让女性认为自己在社会或家庭中努力奋斗十几年,就会获得更多选择的权利。但现实是,金智英、高漫妮和她们妈妈辈的实际情况一样的,在更高的预期之下,导致了更大的痛苦。”

笛安认为,由高漫妮、金智英等群像组成的现代人生活中,真正的冲突来自价值标准的尖锐对立。“高漫妮很难和她爱的父母说到一起去,想想我们过年的时候,和家人坐在一桌聊天,也都没法避免价值观冲突。在这种价值观对立的情况下,如果足够幸运,可以和有相同价值观的朋友分享观点,我认为这很重要,可以抵御很多外界的侵扰。在赵南柱的作品里,无论是金智英还是高漫妮,都没有这种幸运,所以她们陷入了各自的困苦里。好在我们可以在文学作品里遇到和自己观点一致的人,产生情感共鸣,这也是时代需要文学作品的意义所在。”笛安说。

第三幕《我是遗物整理师》:站在生死交界线,凝视生命,眺望死亡

《我是遗物整理师》的第一作者金玺别是韩国第一位遗物整理师,从业已14年。年轻时,他曾因无业穷困潦倒,在寻找人生方向的时候,好友因意外去世,他在好友的葬礼现场“除了哭什么都做不了,反而是入殓师把好友体体面面地送走”,因此他成了一名入殓师。

一天,一位遗属因为“患重病的父亲不想拖累自己,独自一人病故于出租屋”,使她有了沉重的心理负担,她拜托金玺别做遗物整理。此后,类似的请求接二连三,金玺别因此转行做了遗物整理师,并开设韩国第一家遗物整理公司。

在过去14年中,金玺别亲身经历1000余个死亡现场,通过遗物讲述人生故事,总结出人人受用的“幸福人生七大守则”——人死后真正留下来的,不是房子、金钱、名誉,而是与所爱之人的共同回忆。

这些真实的遗物整理故事和阐释的人生哲理,被原封不动地搬入豆瓣9.1分大热韩剧《我是遗物整理师》,感动全球万千观众。

《我是遗物整理师》一书中,孙若茜印象最深的一个故事是一个比较极端的遗物整理案例:老人因腿疾无法正常工作,认为自己已是“无用之人”,为了不连累孩子,自己搬出来独居,过起了隐居的生活。他不仅只顾饮酒不治疗腿疾,居所的厕所坏了也不报修。老人身体衰竭病亡后,遗物整理师在他的家里发现了数十个盛满尿液的酒瓶,还有粪便堆积如山的马桶。

《三联生活周刊》记者孙若茜

在谈到《三联生活周刊》采访《我是遗物整理师》作者金玺别时,孙若茜说:“我们之所以想做这样的选题,因为它抛给我们一个思考问题——要怎么处理自己死后的事。这本书不是写给逝者的,是写给活着人的,告诉大家怎么面对死亡。面对死亡的态度,其实就是活着的态度。”

叶叶在活动现场分享自己的亲身经历:“我原本是医学生,毕业后当医生,我上研究生那几年都是在医院度过的,那时候经历了很多死亡事件。我后来转行做出版传媒,很重要的原因是我没有办法面对死亡,我很怕值夜班的时候自己有失误,没有办法承担生命之重。书里我最喜欢医科生的故事,他因为无法按照自己的愿望成为作曲家,在即将毕业的时候选择了自杀。这个故事让我意识到,我们必须抓住自己的生活,去做想做又能做的事情。这本书让我思考,帮我更好地活着,对我的影响很大。”

“日本电影《入殓师》很红的时候,我们也曾积极讨论过今天的话题。一部优秀的作品可以提示我们,应该怎么样去看待死亡,看待生命的终结。”笛安说,“对于我这样的人来讲,如果在我离开后有人要整理我的东西,可能会给人家造成很大的麻烦,我不是断舍离的人。”

孙若茜谈道:“很多人离开时没有机会给最亲近的人留下什么话,有亲人离开的时候,大家都有执念,想知道他们最后会对自己说什么。如果我有一个整理遗物的收纳盒,我可能什么都不会装,死亡就是猝不及防,来不及整理才是人生的常态吧。”

“我其实很早就想过自己离开后的事。我会在离开前为自己策划一场葬礼party,放一些很快乐的歌,我喜欢的歌,让爱我和我爱的人度过一个美好的告别式,希望大家在那一刻能有快乐的美好回忆。我最近开始玩胶片,所以又在我的葬礼歌单里加入了新的东西。整个策划案可能是一个我经历的时代的缩影,我希望把这个时代能让我快乐的美好的东西永远保留下来,作为珍贵的回忆留给大家,让大家快乐。”叶叶说。

据悉,接力出版社出版的“韩国文学大奖作品”系列在2023年将继续扩充,热门韩剧《安娜》同名原著、大奖作品《小书厨房》(暂定名)等都将陆续出版,届时将继续举办相关作品品读会。

媒体聚焦更多

五大行高管年薪或难逃“腰斩”命运
央企高管降薪风声渐起,作为金融业里最“高大上”的国有五大行(设银行、农业银行、中国银行、交通银行、工商银行)或将最先受到冲……

  • 杭州明日起全面放开住房限购
  • 杭州明日起全面放开住房限购
  • 杭州明日起全面放开住房限购
  • 杭州明日起全面放开住房限购
  • 杭州明日起全面放开住房限购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人员查询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版权声明  |  网站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