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1月20   星期二    站内搜索
字号大小:
0

伦理剧《父母爱情》艺术性与思想性探究

2018-10-19 16:54:34    作者:王博然
核心摘要: ——《父母爱情》的出现仿佛给家庭伦理类型剧的“死水”中注入了新的活力

□ 王博然         

近几年来,以婚姻、家庭为主题的伦理剧席卷电视荧屏,它们从不同的方面来反映出当下男男女女的爱情、婚姻情况,但是部分剧集由于内容的庸俗导致缺乏健康的婚恋观念从而给予观众不正确的引导。在这一背景下,《父母爱情》的出现仿佛给家庭伦理类型剧的“死水”中注入了新的活力。自然简单的叙事、深厚深远的内涵,通过展示婚姻生活中平淡的点滴,从而揭示出婚姻、爱情的真谛,给观众以正能量的婚恋观念的引导。下面笔者就从电视剧《父母爱情》的艺术性与思想性两个方面进行分析。

一、艺术性

电视是视觉和听觉的艺术。任何艺术都有其表达自己的特殊的语言。画面和声音就是视听艺术的语言。下面就根据视听艺术的语言特征,来做一些简单的分析。

首先,电视的视觉艺术,就是我们在电视里看到的它所呈现出来的画面。在电视的视觉艺术中要素分类很多,在这里我们主要分析色彩的运用。色彩是构成视觉画面最基本的要素之一,老话常讲“抛砖引玉”,色彩让我们对电视艺术产生第一感观,它就像是真正进入电视艺术的那块儿“砖”。在镜头中,画面色彩的运用逼真且到位,才能够给观众带来感官上的享受。换句话说,没有色彩也就构不成画面,观众的观感自然也就无从谈起。一部电视剧,在色彩的运用中一定会形成以一种或者几种色彩为基础的色调,从而贯穿剧集始终。这种基本色调对于全剧中,人物性格刻画、背景环境氛围的营造、故事情节的描述、矛盾冲突的凸显以及全剧主题思想的强化都举足轻重。可见,在视觉艺术中把握好色彩基调的运用十分关键,在使观者获得审美满足的同时,也充分发挥其“引玉”的作用。

让我们回到电视剧《父母爱情》中,有一个小细节就是虽然故事讲述的时间跨度是长达五十年之久,但是导演只选择在荧幕上呈现了春末夏初这一个季节。有人认为这样处理未免太过于单调了,但是在我看来这正是导演独具匠心的地方:因为这个季节草木繁盛。因此在整部剧中我们会看到绿色的植物作为背景道具比比皆是,无论是室内的盆栽兰花,庭院中的菜园、紫藤架,还是外面街道上的草木,可谓是细节之处都做到精心。枝叶的绿色自然成为贯穿整部剧的基本色调。导演的巧妙之处就在于,没有用技术手段对色调做后期处理而是就凭借着自然植物充分发挥它本有的属性作用,导演把自己独特的创作思想留在绿色的基调中。我们都知道绿色是植物的颜色,植物是有生机的,因此绿色就是生命的一种象征。它的饱和度不是很强,比较柔和,对视觉的冲击没有那么强,给人一种舒适感,常常让人感到很安定。导演用象征生命、平静的绿色来表达一种祥和、静谧的生活状态,表达出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的创作初衷。绿色的基调也营造出了惬意恬静的意境,他们居住的这个小岛仿佛就是一个远离世事繁杂的“世外桃源”。这种基调自然也会作用于观者,在“桃花源“中,观看者获得一种视觉上的审美享受,感受到清清淡淡的宁静,使内心的浮躁、空虚慢慢平复。

其次,电视的听觉艺术,就是我们在电视剧中听到的播放出的声音。听觉艺术包括音乐声、台词声等。音乐在剧集中,将其运用在不同的场合可以营造出不同的气氛,帮助烘托出适合气氛的剧中情感,增强剧集的代入感,使观看者在情感上获得共鸣,从而推进情感线的进度与高度。此外,音乐的运用也使得影像叙事与剧中场面的融合相得益彰。

回到剧中,剧中开篇的主题曲没有填词,只是一段纯音乐。它也作为剧中的插曲多次在剧情中出现,这段配乐是箫和手风琴一同合奏的曲子。箫的声音婉转舒缓,绵延悠长,这样的箫声入耳使人的内心平静。手风琴的声音清澈、明朗,律动感强,节奏很欢快。在这段纯音乐中,箫的委婉悠扬与手风琴的活波灵动融合的天衣无缝,不致使曲子只有箫声的缓慢连绵而略显哀伤,也不致使音乐只有手风琴声而显得过于轻快。两种乐器,一快一慢、一动一静、一刚一柔,在延绵的曲调中将江德福和安洁的爱情故事娓娓道来,并贯穿整部剧的始终,使剧集温纯敦厚的基调得以更好地凸显。第一集,音乐响起,安洁坐着人力车的背影出现在画面中,伴随着泛动的曲子,江德福和安洁淡淡的爱情故事就此展开;在剧集的最后一集中,医院里昏睡很长时间的安洁苏醒过来,江德福提着的心终于放下。他坐在病床边握住安洁的手久久不松开,感激安洁能够醒过来。两位老人相视笑了,没有过多的台词,眼神中流露出所有。这时音乐再次响起,和开篇时的音乐首尾呼应。两位老人几十年相濡以沫的爱情、亲情,这份至真的情感在细远流长的声音中烘托到极致,将整部剧的情感推向高潮。

语言是人们交流沟通的重要介质,因此它的功能性也是非常的强。电视作为听觉艺术,自然语言台词是其中不可或缺的重要要素。台词作为一门独立的艺术,与音乐一样在电视中承担着重要的功能作用。首先,台词在剧集中起着帮助叙事的作用。通过台词交代剧情,推动故事情节向前发展。其次,台词帮助塑造人物性格。在表演中,演员通过台词表达自己的思想、行动、情感、情绪,什么样的人物性格就会说出与之性格相应的语言,台词刻画人物性格。最后,台词可以成为电视剧的点睛之笔,渲染剧集的整体基调,使其主题得到升华。

“像这样天上地下,反差极大的夫妻,肯定不会幸福,可是这老两口却过了一辈子,磨合了一辈子,都在努力地向对方去走进,可就在要胜利会师的时候,他们两个擦家而过,继续向前走下去,过上了对方的生活。”

“他们两为什么会这样?”

“这就是润物细无声,彼此努力地改造对方,又都在努力地抵抗对方的改造,结果就是他们角色互换了,就像诗里写的那样: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你变成了我,我变成了你。上乘的姻缘,夫妻的楷模。”

这是最后一集中,江德福的女儿江亚菲和王海洋的一段对话。这段台词可谓是剧集中的神来之笔,很精炼的总结了两位老人五十年的婚姻,平平淡淡、浪漫温暖。这也是导演想要表达给观众的:两人相伴,携手到老,最后活成了对方的样子。这不是特指江德福和安洁,是所有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的老人们婚姻生活的真实写照,江德福和安洁的只是他们其中的一个小小的缩影。这段台词在剧集的末尾出现,不早不晚刚刚好,在观众正被江德福和安洁的温暖爱情感动带入情感时,导演抓好时机给这份感动加上语言的筹码,使这份感动更加潜移默化,无形的力量更加强大。这段台词就像一个婚姻家庭的指路标,给观看者指出爱情婚姻的前进方向,从而也使整部剧的主题得以升华。

二、思想性

电视剧作为视听艺术是引领人心方向的,道德伦理是剧集主要讲述的内容。但是时下的伦理电视剧却似乎跑偏了方向,没有实质的精神主题内涵,就是一味得深陷在“婆媳、妯娌、翁婿矛盾”、“小三上位”、“兄弟姐妹反目”中“乐此不疲”。

随着经济的快速发展,人们生活水平快速提高,大家的生活节奏也随之发生着变化。“快”成为当下人们生活的一个常态。似乎大家每天都在急着跟时间“赛跑”。如此快节奏的生活,使人们心理变得躁动不安,一切都变得快餐化。衣食住行快餐化、综艺娱乐快餐化……这种只讲求物质满足,忽略精神充电的生活方式,也不可免的导致了人们情感的快餐化。此外,在当下人们的生活水平提高了,体现在生活中就是物质上的满足越来越容易了,这原本是一件好事情,但是物质生活的丰富却使这个“好事情”走向了另一个极端,就是人情的淡漠、感情的冷漠。过于追求丰富的物质生活,使人们更加强调自我存在的重要性,寻求自我的个性解放。这种强烈的自我情感表达就最终导致了现在人们变为一批“精致的利己主义者”,凡事都是以自我为中心。爱情、婚姻中掺杂了太多物质的东西,人与人之间没有敞开心扉的交流与沟通,以面具示人,致使爱情、婚姻变了原有的味道,催生了“宁可坐在宝马车里哭,也不坐在自行车上笑”的价值观念。于是闪婚闪离的现象频频发生。据统计在2017年上半年的离婚率就高达185万对,比上一年同期上升了10.3%。虽然离婚在现在的社会中已是不足为怪的事情,但是这一组数据确实高的离谱,也足以让人们对婚姻感到恐慌。如此的社会环境也改变了人们对待爱情、婚姻的看法,甚至有些扭曲。一方面,人们感慨幸福难觅,真爱难寻,嘲笑、鄙弃《山楂树之恋》那样纯真、美好的爱情的虚假、不真实;另一方面,人们又对于“桃花源”般的爱情充满向往,既憧憬又质疑这样的爱情、婚姻真的存在吗?如果存在,那么这样的生活会是什么样的?显然孔笙导演也在探索这个问题,他在电视艺术中给出了我们他自己的答案,在《父母爱情》中就向我们呈现出了一个人们想知道又好奇的“桃花源”般的感情世界。

《父母爱情》这部电视剧给出了“爱情”、“婚姻”一个全新的定义,在人们的观念中打破了当下人们对“爱情”、“婚姻”的“偏见”,从而引领我们去思考“爱情”、“婚姻”、“家庭”的真谛,这也是剧集最成功,能够获得超高收视率的地方。它在潜移默化中引导我们的认知:婚姻的实质是平淡,平平淡淡才是真。婚姻生活中就是有柴米油盐、琐碎杂事、日常拌嘴吵架,但这都是生活中的一部分,并不是因为这些的存在,婚姻中就只剩下无奈。而是有这些存在,但它也并不妨碍生活依然可以温暖又带有一点点浪漫,浪漫和现实并不冲突。

安洁从城市来到小黑山岛上,为了江德福的仕途发展,她放下了自己“新时代女性”的个性,甘愿在小岛上蜕变为一个活脱脱的农村妇女。在特殊时期,安洁因为自己的旗袍招来了祸端,江德福没有顾忌自己的身份,承担一切责任护住自己的妻子,失去了被提拔的机会。在剧集中一句台词贯穿始终,分别是在江德福和安洁婚姻的不同阶段,对安洁的询问:“你幸福吗?”第一次,在刚刚结婚时,安欣询问的安洁,安洁回答自己很幸福。新的环境、新的生活,新婚之喜,让安洁感到幸福,这是索取的幸福。第二次,孩子们初长成时,江德福询问的安洁,安洁同样回答自己很幸福。在特殊的历史时期,与其他人相比,依然能够生活的衣食无忧,让安洁感到幸福,这是感恩的幸福。第三次,是在剧集的最后,已经古稀之年的安洁躺在病床上,他们的女儿询问的她,安洁依然回答自己很幸福。结婚时安洁曾认为江德福是农民出身、文盲,嫁给他委屈了自己。但是这一次面对女儿的询问时,她对女儿说自己很幸运,这段婚姻不是牺牲了自己,而是委屈了他们的爸爸,这也是幸福,这是奉献的幸福。 三次询问安洁的回答都是同样的一句话:“我很幸福。”三问三答,不同的询问人,不同的年龄阶段,同样的回答,却蕴含着不同的意义。这个回答渗透着安洁心理活动的变化,有一个从索取到感恩再到奉献的转变历程。三次回答是安洁对幸福的不同感受和理解,同样是一个女人在婚姻中需要有的三次心智成长的精炼总结,也是两个人婚姻、家庭能够经营长久的“秘密法宝”。

江德福和安洁生活中的点点滴滴,算不上风风雨雨,但就是这平平淡淡让我们了解到,原来浪漫不是一束美丽的玫瑰花,不是山盟海誓的承诺,更不是多少克拉大的钻戒。而是即使也有吵架拌嘴,但仍会相互理解、彼此付出,为走进对方而心甘情愿放下自我的宽容。正如仲呈祥先生曾经说过:“这个戏按照生活的真实面貌写出了两个人的相互理解、相互交融,相互求同存异、彼此理解和宽容的过程。其实生活中什么都是次要的,行大道,求合和,讲仁爱,重情谊才是人生最宝贵的东西。”在剧集的最后,全家聚在一起给江德福过八十岁的生日,一阵热闹,江德福看着他的每一个孩子露出欣慰的笑容。江德福与安洁从二十几岁时的青涩牵手到已是儿孙满堂。两个人共同携手走过了风风雨雨的五十个年头,用心经营这个温馨和睦的大家庭。什么是爱情、家庭的实质?两位老人的一生就是最好的诠释,《父母爱情》给出了完满的答案。

三、结语

《父母爱情》一经播出,就抢占各大卫视收视率的榜首,好评如潮。这样的收视结果也从一侧面反映出当下人们在承受着日渐沉重的生活压力和越来越大的精神危机的情况下对真正幸福还是很渴望的。《父母爱情》中“桃花源”般的爱情、婚姻是不是太过于虚幻?在现实中到底会不会存在?这已经是无足轻重了。当观众看过后能够让浮躁的心获得稍稍的平静,空虚的内心能够收获温暖,接受骨感的现实,但也依然有份执念去守望幸福,这就足够了。我想这也是孔笙导演想在《父母爱情》中传达的简单、深刻的含义。

(作者系:北京市朝阳区定福庄东街1号中国传媒大学学生)

媒体聚焦更多

五大行高管年薪或难逃“腰斩”命运
央企高管降薪风声渐起,作为金融业里最“高大上”的国有五大行(设银行、农业银行、中国银行、交通银行、工商银行)或将最先受到冲……

  • 杭州明日起全面放开住房限购
  • 杭州明日起全面放开住房限购
  • 杭州明日起全面放开住房限购
  • 杭州明日起全面放开住房限购
  • 杭州明日起全面放开住房限购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人员查询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版权声明  |  网站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