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9月21   星期五    站内搜索
字号大小:
0

联合丽格携手医美大咖共同发布《中国医美“地下黑针”白皮书》

2018-05-09 15:54:06    作者:记者 段光平
核心摘要: 2018年5月8日,《中国医美“地下黑针”白皮书》(以下简称白皮书)一经公布便引起了强烈的社会反响,发布会在北京联合丽格第一医疗美容医院举行,由中国数据研究中心、中国整形美容协会医疗风险管控中心、联合丽格第一医疗美容医院联合主办,新华网、人民网、中新社、光明网、北京电视台、新浪医美、腾讯、凤凰等众多权威媒体的鼎力支持,聚集了众多行业领袖的热情参与。而其中揭露的黑医美罪恶,让我们不得不引起反思。

本网讯(记者 段光平)2018年5月8日,《中国医美“地下黑针”白皮书》(以下简称白皮书)一经公布便引起了强烈的社会反响,发布会在北京联合丽格第一医疗美容医院举行,由中国数据研究中心、中国整形美容协会医疗风险管控中心、联合丽格第一医疗美容医院联合主办新华网、人民网、中新社、光明网、北京电视台、新浪医美、腾讯、凤凰等众多权威媒体的鼎力支持,聚集了众多行业领袖的热情参与。而其中揭露的黑医美罪恶,让我们不得不引起反思。

 

在如今颜值盛行的年代,拥有一张美丽的容颜,能为当事人带来不小的便利,无论是工作还是生活,逐渐成为当代女性提高自信心的一种重要方式。但是在我们不知道的角落里,却有无数个鲜活的生命在承受着命运的摧残,每天的身心煎熬,如同生活在地狱,这不是一个个案,而是一个庞大的社会群体,她们,在经历着你想象不到的生活。 

白皮书惊人数据:100万黑针受害者的命运

非法药品中最为猖獗的就是不明注射物/针剂,包括聚丙烯酰胺水凝胶(奥美定)、微晶瓷、骨粉、生长因子、硅油等,白皮书中将这些不明注射物概括为“黑针”,也是目前大多消费者采取的微整形方式。不明注射物会对人体造成巨大的伤害,包括皮肤溃烂、面瘫、血管栓塞、失明等,让受害者痛不欲生。

不明注射物的取出是一件极其繁杂的事情,是目前美容外科里最复杂的大手术,并非微创手术就能解决,需要多次的手术及修复治疗。很多整形修复医院都不具备这样的技术条件,这就导致患者在寻求治疗时困难重重,经过了多次的修复治疗仍然没有将注射物取干净,甚至情况越来越糟。

例如大家熟知的奥美定,据白皮书显示,我国“奥美定事件受害者”已超过100万,其中约15万人因奥美定患轻度精神类疾病,5000多人因奥美定导致严重类精神弊病,1700多人因奥美定受害自杀。

这是一组多么可怕的数字,其中包含了多少青春萌动的少女,又有多少已为人妻的妈妈。一场事故,改变了一百万人的命运。下面这些人,就是其中一些代表。

95后妈妈的求生之路

初次见到这位妈妈,是在医院,虽然裹得严严实实,从装扮上看也是个不大的女生。也是一次偶然的遇见,本是为了去拜访这里的医生搜集专业知识的。

几番了解下才知道,原来她已经是一位1岁孩子的妈妈了,是朋友陪她一起来医院面诊的,这次她是来来复查的,做第一次的术后检查。

这位女孩才19岁,大约4年前在家乡打的美容针。她说就是在当地的一家小美容院做的,三四线的小城市,也没有什么特别好的医疗条件,当时年纪特别小,才15岁,根本想不到那么多。

年轻的女孩子爱美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尤其现在的95后,喜欢特立独行,对于自己想做的事情丝毫不犹豫。作为一个15的少女,根本考虑不到那么多,看到身边那么多漂亮的同学朋友,心生羡慕,自然也想拥有一样漂亮的外表。

这位妈妈回忆当时打针也就花了1000多块钱,还是找熟人打的折,在额头和下巴都打了针,说是可以脸部变得更饱满立体,确实刚打完是变化很大的,漂亮了很多。

但是好久不长,一年多前她的脸便开始不对劲了,从一开始的发痒、起小红点到后来的肿胀,最后甚至游离到整个脸部,面部都开始变形了,因为撕裂的疼痛每天晚上她都无法入眠,去年由于孩子的出生,使鼓足勇气接受治疗,她想让孩子看到一个漂亮的妈妈,更想用自己健康的身体来陪伴孩子的成长。

说到这里的时候,她的言语非常哽咽,这确实是一段非常黑暗的时光,她一直拽着自己的衣角,不敢抬头。

经过多番的咨询打听,终于她来到北京的一家不明注射物取出的权威医院接受了治疗,4月初在朋友的陪同下她完成了自己的第一次手术。

我们看到她的时候便是她手术完后的第一次拆线,虽然刚做完手术仍在恢复中,但从她的言语中,你能感觉到她轻松了很多,虽然很长的恢复期,但她终于可以回家安心的陪孩子了,她的嘴角露出了幸福的微笑。

  这样的故事真的太多了,或死或伤,无不令人唏嘘。

据央视报道,2018年1月23日,一名大陆马姓女子在台湾知名医疗美容诊所进行抽脂手术时,突然失去呼吸心跳,猝死在手术台。

据江苏电视台报道,2018年1月15日,张女士注射名叫“粉毒”的瘦脸针,脸没瘦反而脓肿、疼痛,甚至局部脂肪异化坏死。

据北京时间报道,2018年1月6日,23岁的刘悦 (化名) 在北京某医疗美容医院打了一针玻尿酸后,因填充物渗入血液循环造成视网膜中央动脉阻塞,瞬间右眼失明。

一旦遭遇黑手,即有一个鲜活的生命在与死神擦肩而过,昨天还是在你身边活蹦乱跳的朋友,明天可能就再也看不到他的身影。 

500亿经济损失,前途未卜的医美

白皮书中显示,我国奥美定产品手术受害者已达100万人,平均客单价在4000元左右,造成直接经济损失达40亿,如果包括受害者进行取出手术及支付后续治疗修复费用(5-8万元),间接经济损失至少超过500亿元。

这是一组毫不夸张的数字。对于一个普通家庭来说,遭遇非法医美而造成的沉重后果无论是物质上还是精神上,都是常人难以承受的。很多家庭由于治疗费用的高昂或者倾家荡产、又或选择放弃治疗忍受病痛的折磨,更有不被爱人谅解,弄得家庭破碎的不在少数。

生活在江苏的晓雯(化名)便是这样的家庭,当时由于年轻小在美容店做了脂肪填充手术,3年后病情复发,整张脸肿胀不止,疼痛不止,每天难以入睡,丈夫也为此倍数煎熬。于是便带妻子全国各地四处奔走求医,本次去医院看诊都是一笔不小的开支,前后花了十几万也没有得到根治,原本的工作也没办法正常进行,夫妻两只能四处打零工,用于支付日常开支,并为妻子赚取医药费。

一周前,丈夫又带着晓雯去了北京求医,只要有希望,他们都会不远千里来面诊,活下去,才是一家人现在最重要的信念。

原本心心念念的华丽蜕变却成了一场席卷而来的风暴,公众对于医美失去了信心,行业也陷入了巨大的丑闻中,医美的明天,需要更多人的努力! 

医美权威专家倾力加入,还求美者一个阳光灿烂的未来

5月8日,对于无数正在遭受黑医美侵害的患者来说,应该是另一次重生的机遇。这一天,“反黑针”公益行动宣布正式启动了,这次公益行动汇集了政府、媒体以及医疗行业等众多的权威机构,以“保卫女性安全”为首任,拯救那些正处于病痛苦难的爱美女性。

作为此次“反黑针”公益行动的专家团核心成员——郭树忠教授、王志军教授、杨大平教授、王冀耕教授对于不明注射物的取出都有着深入的研究,希望以此活动为契机,为更多受伤女性提供完善的医疗服务。在后续活动中,专家团也会对不明注射物患者制定详细的救助方案。



郭树忠教授——国际知名体表器官再造专家、长江学者特聘教授、中华医学会整形外科学分会主任委员、联合丽格第一医疗美容医院常务副院长、医美梦之队医生集团创立发起人之一、丽格慈善基金会联合创立发起人。

王志军教授——著名面部年轻化专家、中国非公立医疗机构协会整形与美容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联合丽格医生集团总院长、重庆联合丽格美容医院院长兼总经理、北京奥德丽格美容医院院长、大连爱德丽格医疗美容医院名誉院长。

杨大平教授——著名面部年轻化专家、国家杰出青年基金获得者、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北京联合丽格第一医疗美容医院技术院长

王冀耕教授——著名面部年轻化专家、东方国际美容外科协会ECS 理事长、中国美容整形协会美容与再生医学 副会长、北京丰联丽格美容医院院长。

联合丽格此次出动四位核心专家,就是秉承“守护求美者的安全”的原则,这是身为行业人的准则,也是作为行业两袖的企业责任感,未来医美的健康发展,必定是全行业共同努力的结果。

作为求美者,必须具备足够的安全意识,了解完善的医美常识,知道去什么地方打针是安全的,什么样的医生才能称之为合格的整形医生,一家正规的医美机构需要具备哪些条件......这些都需要行业的辅助,只有政府、媒体、医疗行业一同联合起来,通过多渠道的宣传和监管方式,为求美者树立完善的就医观,才能不致使更多这样的悲剧产生,也能还行业一方净土,让大众重拾对医美的信心。

此次公益行动最显著的一点,就是为经济苦难的不明注射物患者提供了对应的慈善救助基金,让那些因为治疗费用高昂而在痛苦中挣扎的受害者能够得到切实的帮助。灾难总是无情的,而来自社会的帮助却能让这些苦难中的人感受到一份温暖,也为那些还在迷茫中徘徊、找不到医治渠道的人提供专业的医疗咨询,不要再因为信息的不完善而丧失了最佳的救助途径。

医美,本没有过错,爱美,也是每一个女性的权力,希望所有的求美女性都能:珍爱自己,远离黑针。

媒体聚焦更多

五大行高管年薪或难逃“腰斩”命运
央企高管降薪风声渐起,作为金融业里最“高大上”的国有五大行(设银行、农业银行、中国银行、交通银行、工商银行)或将最先受到冲……

  • 杭州明日起全面放开住房限购
  • 杭州明日起全面放开住房限购
  • 杭州明日起全面放开住房限购
  • 杭州明日起全面放开住房限购
  • 杭州明日起全面放开住房限购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人员查询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版权声明  |  网站留言